锐客网

失业的程序员(八):创业的要素

一、管饭哥登场
按理说我规定我和卞工的上班时间是上午8点到10点。弹性足够大,虽曰规定,但是遵不遵守随意。原因只有一个,引用卞工的话:就两个人,考毛勤。
我 很是认可。严密的考勤制度的建立是老板对员工不怎么太信任的开始,是一种等级制度的体现,更是一个企业规模即将要扩大的体现。很多小企业刚起步时完全不必 把考勤看的太重,弹性一点更能体现人性化。当然一个企业人数多了必然要建立考勤制度,因为很多不遵守公司制度的员工往往自己也不是很信任自己。
管饭哥被通知录取后,竟然第二天7点半就赶到了公司。等我到公司开门时,管饭哥正在和隔壁的婚庆公司老板聊的很欢。
管饭哥,原名耿嘉俊,见名如见其人,确实有点“更加俊”的风范,我估计我和卞工双双去棒国整容未必能赶得上他;我国经济中心城市某大学计算机系毕业,有过一年工作经验,从上次戏剧化的面试过程已经足见其程序员的天赋和莫名的成熟度。
我自认该人一定是可塑之才,我很看好他,乘他还在“管饭期望”阶段,我打算好好的“油炸”一下他。
我开门,管饭哥见状立马跑了过来,说卞总让他过来上班了。
“嗯~~~”,我竟然忘了这一出,在管饭哥心里我依然还是卞总的背景画布。
我立马躲到厕所给卞工打了个电话,这厮竟然依仗着“弹性工作制”还在温暖的被窝中做着邪恶的梦。
我说管饭哥来上班了,速来处理和接待。
话筒对方毫无任何反响。
为了加快进度,我只能猥琐的告诉他学姐来公司“训话”了,于是接下来只听话筒那边产生不规则的巨响。
我Cao,这招竟然会起作用。
。。。
卞工很快在十五分钟内就赶到了公司,神采奕奕的等待训话。结果发现纯属是我伪造了事实,其立马体现出仿佛整容失败照镜子后的表情。
我再一次惶恐的感到卞工的“不稳定”因素。
管饭哥见上司终至,立马:堆笑、起身、发烟。
我一看,是我每次只有在接到项目后才敢战战兢兢的买一包伺候一下肺部的品牌。
卞工是绝缘烟民,当然不懂我此刻的心情。
。。。
过了好一会儿,卞工终于极为不情愿的向管饭哥介绍了我的真实面目。
“难怪这么有福相啊!”这是管饭哥知道了我“真身”后的第一句话。
“。。。,好了,咱开始讨论工作了”,卞工深刻的知道管饭哥对我一直很在意的体重进行了潜在的评价,连忙打断了管饭哥。
懂我的莫过于卞工。
“哈 哈,没事没事,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小耿,以后你的工作就有咱卞总来负责了”,我假装大咧开朗。由于以前长期加班和服用地沟油炼制的廉价快餐, 导致我在各种小肚腩、小赘肉的辅助下很快跻身于所谓的微胖界。在当年鸟叔还没出现时,我有个外号叫“蛋叔”,是猪刚烈不知廉耻的帮我起的。

据说当程序员的身材有两种,要么骨瘦如柴,如卞工;要么土肥圆,如继续不注意锻炼的话以后的我。能保持中等身材的有点难度,卞工常戏称学姐这么好的身材肯定不喜欢胖程序员。
我发誓要开始锻炼减肥,不为自己也为别人。
。。。
卞工于是正式成为了管饭哥的直接领导,他开始有模有样的给新来的管饭哥“洗脑”,技术部分我已经不想听了,我只关注了卞工的吐槽部分。
其 实卞工的洗脑话题也不全是无缘吐槽,譬如卞工提到了程序员工作的付出与回报,房价的坑爹,成家立业的诸多烦恼。我个人认为卞工面对事实面对的很彻底,他保持着一颗不服现状、努力创造未来的坚定信心,同时我也是最近发现卞工的口才越来越好,思想也渐进成熟,仿佛已经慢慢的具备做领导的气质和条件了,这和 刚跟我出道时的卞工有很大很大的变化。
我不禁感叹:环境造就一个人的成长、压力造就动力的孵化、时间能冲淡过去也能丰富现在更能见证将来。
管饭哥一直用笔记着卞工的话,貌似连最后的吐槽话语也给记下来了。
“洗脑”完毕后,卞工按照我在QQ上的指示把我们早期的CRM项目文档给管饭哥熟悉,一旦后期项目中标,我们是要立马进入大干特干的境地的。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卞工在QQ上给我发消息.
“我觉得小耿不错!”卞工的开场白很直接。
“嗯”我不知道该回什么。
“他让我想起我最早入行做程序员时刻的场景,有点莫名的心酸”
“。。。”
“一开始走的很迷茫,差点想放弃程序员这个行业”
“。。。”
“要不是后来遇到了你,我肯定已经辞职回家开小吃店了,然后猛K猪刚烈一顿”
“。。。”我倒,没想到卞工还记着这茬。
“我觉得我们对待新手必须特别细致入微,要从感同身受的角度帮助和培养他,毕竟我们也是这么走过来的。”卞工的话,让我觉得他已经向“the one(救世主)”的境界靠拢。
“。。。” 我只能继续沉默。
“我预计小耿不是为了生活的压力也不会到现在只要管饭就行”我从卞工的文字中感受到卞工一定红了眼眶。
“。。。”
“大爷~~,你到底有没有听我在讲什么”
“。。。。,听到了,我一直在看,我知道了。”卞工突如其来的“国语精词”把我吓了一跳,只好赶紧恭敬的回复“卞总”。
“哎,人生。哎,少年”卞工以他独有的感叹助词结束了与我的对话,他一定认为我没在认真听。
其实,我听得特仔细,只不过我也不知道用什么能概括全部的话来精准的回复突然变的这么感性的卞工。
队友在突然很感性的和你对话时,一定要小心谨慎的回复,不然要么能让他鼓起更大的信心,要么能让他受伤到极点。我估计我这方面还拿捏不准,所以只能保持性格内向般的沉默。
我们伟大的猪刚烈在这方面拿捏的很“准”,我早期也有类似卞工的情形发生在我和猪刚烈身上。那是我刚调到猪刚烈手下的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稍酌了点小酒,在家里通过QQ向猪刚烈吐槽情感,一句一句的感叹程序员人生。
“少BB,这季度你们完不成项目开发进度,老子扣死你”猪刚烈无比干脆的一次性解决了我。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感性,而是理性面对现实同时又带有点愤怒的完成了本职工作,效果居然也很不错,没过多久就以实际业绩升职项目经理。
当然,不鼓励大家用这种方式对待员工。有的人受得了,有的人绝对受不了。就像有的家长赞同棍棒教育,但是这种方式并不是在所有孩子身上都能成功,很有可能棍棒教育既能培养出博士后也能培养出梁山好汉。
而卞工,据我目测绝对属于受不了的那种。曾几何时我刚决定创业时,学姐就告诉我,刚起步时管项目难,后面是管人难,再后面是管钱难。虽然我这三步我还没完全理解,但至少已经逐渐体会到了头两步。
学姐就是雅典娜,这个结论我可以立刻妄下。
【失业的程序员(八):创业的要素】 管饭哥上班的第一天,时间过得出奇的快,卞工终于有了手下,积极性猛烈高涨,一直在他的座位和管饭哥的座位来回奔跑着。我很欣慰。
临近下班,卞工告诉我有个事要麻烦我帮忙,我问何故,他说今天被家里强迫去相亲。我说这与我何干,他说求我陪同。
看在卞工如此萌的份上,我只好强迫自己答应了,同时不禁开始联想我的终身大事,不知何时能够找到解决方案。
我先下了楼,在路口等待由于紧张急急忙忙上厕所的卞工。管饭哥也下了楼,跟我打了招呼,我很随和的说路上慢点,现在公交很挤,小心保管财物。
“嗯,谢谢哥~~”耿工(为了方便识别,下文开始称呼其为耿工)倒也一点不见外。
又等了10分钟,卞工终于满头大汗的下了楼,说拉肚子了,还得再上去一趟。
这混球,什么时候不能拉,偏要在这么重要事情的前夕来这出。
我只能点了根烟在楼下继续等着,这时仿佛天有点下小雨,我没带雨具又不想上楼和卞工分享变质的氧气,只能跑到办公楼小区停车场旁边的小超市避雨。
这时从地下车库开出一辆崭新小车,哟,奔驰小跑车,估计又是谁家的王子或公主造访,我顿时有点微微的仇富心理,我认为开这种车的要么是富二代要么是官二代要么就是“奶牛二代”。
不过接下来令我诧异的是,当车还没瞬间加速时的一刹那我从不怎么透光的的车窗中的我仿佛看到了坐在驾驶员位置上的是。。。。。。耿工?

一定是我看错了,但其身影实在是太相似了,我脑子顿时有点浆糊,这什么情况。
卞工终于浑身湿透的从楼上下来了,我赶紧拉上卞工出发,因为我肚子已经饿的全部贴在了背部。做相亲陪同人员有点好处就是可以全然不顾形象的在边上大吃特吃,反正相的不是我,正好还能衬托主角的“有素质”或“有涵养”。
我没告诉卞工刚才的奔驰场景。一方面是我不能完全确认,另一方面万一真是耿工我打算暂时的留给卞工一丝凌驾感、留给耿工一点小小的私人空间。更何况现在果腹才是最最重要的,我想刚才在楼上反反复复“藐视地球”数次的卞工此时一定比我更加饥饿。
二、相亲现场 在路上,卞工告诉我这次的相亲对象是一个在国企工作的会计,是他母亲用绝食恐吓后的妥协结果。卞工声称他已经心有所属了,这次无非是走个过场。
卞工在出租车上脸对着窗外,表现出一种无奈的惆怅感。
“心有所属?谁?”我也把脸对着窗外,我突然感觉我想的有点多了。
很快我们就抵达了相亲现场,按照桌号约定我们坐在一个四人桌的一侧,对方还没到。我这次的身份是卞工的表哥。
“请问是卞兵吗?”一个甜美的声音。
我意识到对方已经降临了。
两位看起来长的挺类似的女同胞在卞工应声后坐在了对面。显然,主动坐在卞工对面的就是那位会计,而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看起来比会计还小个把岁的小丫头。
说老实话,会计虽不惊艳但属于耐看型。我认为卞工也属于很耐看型,而我属于非常耐看型。
互相介绍完毕,我期待已久的饭菜已经上桌了。小丫头拿出手机给饭菜来了个特写,顺便给卞工和我也来了个面部特写。
“幼稚”,我很不适应这种动不动就拍照的行为。
接着我和小丫头开始毫无节操的大块朵颐。卞工明显有点拘束,倒是会计姐姐很自然。
“听说你是做电脑方面工作的?”会计姐姐首先开始“审问”。
“是的,我和我表哥都是程序员!”这混球,人家问的是你,带上我干嘛。我依然头也不抬的啃着排骨,对面小丫头进度比我快,一块肉已经顺溜的进入了堆栈。
“哦,程。。。员啊,不错啊!”会计姐姐显然对程序员这个名词毫无概念,以至于对“程序员”中间那个字的发音我至今没有识别出来。
“那你们每天能卖出多少电脑啊?正好我想买台笔记本,你给推荐一下那个牌子好吧?”我对面的小丫头迫不及待的插了句话,我差点把汤喷她脸上。
卞工有点小崩溃,开始解释程序员和电脑虽有关联,但我们不是干电脑买卖的,是干电脑里面的软件开发的,像游戏就是软件需要开发的,像QQ也是一种软件,像我们看电影的软件也是。我自认为卞工解释的已经很通俗易懂了。
“我知道了,他们是卖光盘的。。”小丫头坚定的认为她懂了,非常小声的向旁边的会计姐姐解释,她一定认为我没听到,可是自认犀利无比的我从口型就能判断出她在讲什么。

会计姐姐顿现惊讶的表情,我认为在她看来卖光盘的还不如卖电脑零件的。
会计姐姐开始低头默默的吃菜,卞工估计还没意识到她们的误解,也不知道哪来的兴致,这愣头哥哥竟然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软件业的前景和他与表哥也就是我正在联手创业的美好梦想。在我看来,她们两位女神仿佛在无奈的聆听我国盗版光碟行业发展的“崇高事业“。
卞工讲完,除了我在旁边附和叫好,两位女神均只附和尴尬的笑容。
我觉得必要时刻还是得我出马,兄弟有难时发挥我作用的时刻到了。再者,万一两位女神当中有一位是微博大神,把我俩的照片传到网上去加上标题党这么一润色,我俩真就成盗版光碟制造小分队了。
正当我打算开始发挥我的“极致口才”时,小丫头却抢先了。
“兵哥哥,我有个事想请教一下可以吗?”小丫头突然的礼貌说明“实质性”的问题要呼之而出了。我偷偷瞄了一眼会计姐姐,她始终低头吃菜,其中一款葱油蚕豆已经吃的只剩下葱了。
在 我看来,相亲环节最实质的问题就是“房、车、工作”三部曲。这个咱真不能怪这些女神姐姐们,人家第一次见你又不认识你也只能用这老三样来评定对你的第一感 觉。当然进入这三部曲“拷问”环节也不是特别容易的,我以前有个智商极高但长得极容易让你产生低迷情绪的同事,相了7次亲均在第一轮都还没进入三部曲环节 就被人家直接秒掉了。这哥们后来火了,以感冒为借口戴着口罩进军第8次相亲,结果被对方误认为“坏蛋”报了警。

果 然,小丫头的问题紧密的围绕了这三样主题。问话模式非常直接,而且带有若干扩展性问题。我记得最早我很早以前也参加过一次相亲面试,媒人把我说成了一朵绚 丽绽放的鲜花,和我“谈对象”的女神在与我共进了第三顿晚餐后终于很委婉很委婉的问我“打车回去贵不贵啊?”(这是判断我家的地段和是否已经买车)、“晚 上做饭都是父母做的吗?(以此判断是否将来会和公婆同居)”、“你喜欢XX地区的风景吗?(以此来判断我是否还有能力或理想再买一套)”,当然还有很多判 断性很强的问题,当我回答均以Yes和null来表示时,该女神当即表示家中有貌似发生了“着火了”般的急事要赶着走,我尴尬送她走时,分明看她脸上写着 “骗子”二字,从此以后家里再逼我相亲,我坚决不答应,我的态度是:汝绝食吾亦绝食。

“兵哥哥”此时的回应重复着我昔日的场景。
会计姐姐一直很沉默,小丫头的表情明显起了很大波澜。
我知道此时再送我一张嘴也没用了。
“没事的,反正是走过场”我再一次和卞工展示了眼神交流的“绝技”。
“本来就没事,我早心有所属”卞工很淡定,我却感到心慌。
饭毕,我吃的实在太饱了,整个饭局的后半段几乎是在上演卓别林的无声电影,大家只顾闷头吃。小丫头竟然时不时的跟我找话题,说她最喜欢成熟的表哥型人物,如果以后家里电脑坏了要找我去修。
于是接下来我被一根鱼刺卡住了很久。
卞工走时问我要了根烟,上午管饭哥发给我那根好烟我一直没舍得抽插在了我的劣质烟盒里,就给了卞工,我认为第一次抽烟一定要抽好的。
卞工熟练的点、吸、回鼻、吐、掐灭、上公交,只剩下惊呆的我独自一人在公交站等另外一路公车。
一天同时受两个刺激,实在伤不起。

三、遭遇竞争对手 坑爹的相亲会终于结束,我从饭店回到办公室已经晚上11点,包忘记拿了。
此时看了看手机,竟然不知何时没电自动关机了。
赶紧进办公室插上电源,打开手机,显示瘦高个n个未接来电通知。
我给瘦高个回了电话,瘦高个明显比较着急,电话一通就迫不及待的高声质问为何关机,我只好解释我手机掉家里,因为我认为手机没电自动关机是一种很不专业的现象。
“你赶紧到市中心的叫做“春天艳语”的茶室来,项目上有急事”瘦高个很自信我认识这个茶室。
这么晚还加班讨论项目啊,我不禁有点抱怨。不过既然是项目上有急事,那没话好说,立马动身。临走时,我在百度地图上查了了一下,确实有一个这样的茶室。
我选择打车前往。路上出租车司机一直对我挤眉弄眼,说这么晚还去茶室?难道那里有好的春天?
我丈二摸不到头脑,后来幡然醒悟,这坑爹的茶室名字。
下了车,付了车钱,司机说“保重身体”。
碍于司机魁梧的身材,我不敢发出不满的语音。

按照瘦高个的指示,我进了该茶室的一个包厢。
包厢里已经坐了至少四个人,瘦高个见我进门,连忙介绍说我是他公司负责本次项目具有决定性质的总监,我无比诧异,看了一眼瘦高个,瘦高个压根没接我的目光。
我感觉我即将体验到一天内的第三次刺激。
我的小肚腩证明了我有资格被称为总监。
其中一个比我拥有更加突出大肚腩的中年男子招呼我坐下,为了倒了一杯功夫茶。说实话我很讨厌喝功夫茶,太墨迹,换我一壶茶我只要一口,当然我知道这是没有品位的体现。
瘦高个这才凑过来小声告诉我,这位是参与本次项目投标一个外地很具实力公司的副总,该公司名字我听过,可以用如雷贯耳来形容。
“既然大家都不是外人,我就开门见山吧”大肚腩把我们都框定为自己人,他同时发给我一张名片。
我看都没看名片。我此刻想不通的是,既然大家都是竞争对手,应该有所避嫌才是,目前的场景看起来好像我们已然是多年的好基友;更让我想不通的是瘦高个怎么会参与到其中,而且刚才把我瞬间提升了一个职位档次,搞的好像他是我的跟班。
我瞬间有股不祥的预感。
我此时开始想念卞工,想念学姐,要是他们能在我边上哪怕壮壮胆该多好。我第一次发觉一向自认为很刚强的我也有脆弱的时候。
大肚腩接下来的话印证了我的不祥预感。

大 肚腩的要求很简单,这次参与项目投标的单位共有三家。还有一家据称已经被他“搞定了”,只要我们这一家跟他合作,他立刻可以给我们“好处”。合作的方式很 简单,另外一家报无比高的价格甚至超过预算,而我们报无比低的价格,而他报中间最接近预算的价格,确保他中标,然后他会拿出本次项目的10%分给我们作为 私人辛苦费。大肚腩最后暗示我们他们公司通过关系已经拿到了该项目的内部预算,如果我们强硬投标是很难中的。
我呆了,这样干也能成?企不是吭用户么?吭瘦高个的公司么?
“小邓啊,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了,这个项目后面的二期、三期我们也这样合作,你们既不得罪你的公司,又能坐享其成,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啊,哈哈哈”大肚腩发出鬼哭狼嚎般的笑声。
原来这个项目还有二期和三期,瘦高个从来没跟我讲过这件事。我受了第四次刺激,我瞬间感到头昏目眩。
“沈总监,您看呢?”瘦高个的表情,很假。
“我,我,。。。 这样不太好吧?”我有点语无伦次。
“你们考虑考虑,我建议你们最好答应,否则你们一旦中了也很难顺利实施”大肚腩的语气夹杂着一种强硬。

“你让我们沈总再考虑考虑哦~~,我个人角度觉得罗总的建议还蛮不错!”瘦高个直接把我当成了沙包抗在了前面。
大肚腩见瘦高个有点松口,有点得意,给我们一人发了一根烟。
我用眼神努力暗示瘦高个,建议他不要答应。瘦高个看了我一眼就转向了其他地方。
“如果我们答应的话,我们报什么价格比较合适呢?”瘦高个终于忍不住开始“卖国求荣”,我恨的咬牙切齿,后悔当初还以为瘦高个是我的贵人或者将来的伙伴。
“另外家公司我已经谈好了,他们直接报六十五万,超过预算。你们报四十万或四十五万都可,至于我们报多少你们不用管了”大肚腩回应瘦高个的“卖国求荣”。
此时我有点激动,说老实话当时我真想戳穿了瘦高个这个道貌安然的家伙。
不过回来想一想我此时戳穿瘦高个,说我只是合作伙伴根本不是真的总监也没啥作用,只会立马被大肚腩扫地出门。关键时刻,我突然想起了学姐,想起了学姐一直教导我的淡定。我顿时心静了下来,深吸了口气,把整件事在大脑里盘算了一下。
我 认为瘦高个怎么说也是本地数一数二的知名公司真正的总监,我只是临时冒牌的,有点私心想通过这个项目赚点私利我很能理解,但是瘦高个如果是他自己想“坐享 其成”的话,他完全可以踢掉我,自己和大肚腩成交完事,何必还要找我来演这场戏这么累呢,同时就这10%不会就这样蒙蔽了他的双眼吧。
此事有蹊跷,我瞄了一眼瘦高个,他正用期待的眼光看着我,很可惜我目前和瘦高个之间还没有练就和卞工一样的眼神交流“绝技”。
“好吧,沈总明天还要出差,今天也这么晚了。这样,我们回去再商量一下,应该问题不大。沈总可是通情达理之人啊”我再一次被当成弹力沙包,当然瘦高个的话在我听来就是等同于答应了大肚腩。
。。。。。。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出茶室大门的。反正很沮丧,看来这个项目流产是必然的了。
和瘦高个走到门外,瘦高个开车说送我。
不坐白不坐,省我一个打车钱,我想到这坦荡的钻进了瘦高个的车。
一路上,我始终没和瘦高个说话,我认为我下了车也就和瘦高个无缘了。
快到我家门口时,瘦高个终于开口说话了。
“这个项目报价你心理有底了吧?”瘦高个的话让我很诧异,竟然还想调戏我一把。
“有底?这下实在是太透明了。”我心里真的很火冒,我根本不在乎这10%的“辛苦费”,做项目也要做的有节操,有骨气。
“嗯,不错,你很成熟,我们确实有一种不用言语表达的默契。你晚上回去再仔细理一下标书内容,争取后天一举拿下这个项目。这个项目后面还有两期升级建设,一开始我没讲也是心理没底。昨天听说罗总他那探到了较为精确的预算,也怪我最近太忙没有太上心。。。,才让他抢了先机”
“啥?”我又一次惊呆了,瘦高个这话是啥意思?
我没敢多问,我怕打破了瘦高个对我的“很成熟”的印象。我突然感到瘦高个并不是我前几分钟想象的那样丑陋。
到家门口,瘦高个千叮万嘱回去要梳理标书,绝对不能在技术部分被评委问住,然后踩油门消失在了夜空中,只留下我一个人呆呆的站在路灯下。

四、花絮 到了家,快速洗漱完毕,我憋了很久,决定给学姐打个电话。
关机,算了,这么晚学姐能接才怪呢。
第二个我想到的是猪刚烈。
通了,这老猪果然也是个夜猫子。我把晚上发生的事情经过跟猪刚烈详细讲述了一番,特意加重了瘦高个的“丑陋程度”,我怕猪刚烈对瘦高个有莫名的好感而引起错误的判断。
“cao, 你个傻X,枉你以前跟了我这么久,你竟然还好意思打电话问我这个问题。小邓这个人我打过交道,他绝对不是这种人。何况根据你讲的事情经过,明显是他设的一 个委曲求全的局,他要贪这10%还需要通过你这个小赤佬?再说这个项目你们不事先了解其他两家公司的大致报价,你们能中我名字倒过来写。老子现在真想锤了 你”猪刚烈被我这么一刺激,竟然本性全漏,本色语言全部涌现。

猪刚烈又骂骂咧咧了很久,我这次没敢挂他电话。
晚上我睡觉前,再次把事情全部盘点了一次,顿时感到明白了什么,我突然觉得创业真不是拍拍脑门或者会写几句代码就能完工的活,有时给你点人脉可能我们还不一定能够把握的住。
我在我的日记中进行增量更新,创业需要什么?我以前写过这几个关键字:坚持、努力、技术、团队、人脉、运气、淡定。我当时一直以为够了,没啥特别的了。
我当时又加上了一个词,那就是:“城府”。
我认为,以后还会不断的加,我们要学的东西真心太多了。我以前一直自以为是的教导新手创业的基本要素是:技术团队+人脉+坚持不泄的努力,最重要的是技术。其实此时看来,我想说技术只是最重要部分集合的100分之1。
这晚我睡得很香。



待续。。。。。。。。。。
本人官网-失业的程序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