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客网

四十不惑|四十不惑 --致不可回头的岁月和我一起老去的兄弟

人到中年,四十不惑,我们各自活着自己的人生。我们恪守着自己的原则,深一脚浅一脚的走来,忽然发现诸多建立多年我们引以为傲的标准发生了变化,而太多恪守原则也失去了注脚不断的开始坍塌,我们怔在路口,心中的世界从有序变得无序。
我五年级转学到镇中心小学,同桌就是王业,他那时长得就比较着急,人高马大的,体育特别好,铅球能扔出去十二米多。不过也很消耗食堂的白面馒头,不就着菜干噎的纪录是十二个。也许是小时候的底子打得比较好,他来北京公司总部工作的时候,又疏于锻炼终长成了三百多近的胖子。
【四十不惑|四十不惑 --致不可回头的岁月和我一起老去的兄弟】王业一个人在京工作和生活 ,那样的生活持续了两年多,拿他的话讲就是为孩子能顺利出国读书,在北京能多赚些钱。家庭会议的决策结果是与妻子李姿两地分居,先攒够钱再说。生活就像是一串半青半熟的葡萄,你是选择先甜后苦还是先苦后甜呢。
十二月末听到王业脑出血晕迷住院了,我们几个平时要好的朋友同学都纷纷赶回去看早上hhH老王。
听说发时他们夫妻已经顺利把孩子办出国,就读澳洲的一所大学。王业也向公司请辞,在大连当地找了个金融公司工作,准备上班了,就此结束了两地分居的日子 。那些天里,王业的微信圈儿里常晒晒老婆做的菜和他们的幸福生活,他那张黝黑的大脸,笑容格外的灿烂,王业说这样的生活就是他的人生理想了 。
李姿回忆说他们家老王从北京办完离职手续,一直呆在家里,等着到新公司报到。平时日子家里清静得很,王业这一回来,李姿每天看着这么大一只王业每天晃着一堆肉,堵来堵去站哪儿都挡风,爬个三楼都要喘半天的家伙发愁:“王业你这头猪,你能减减肥么,咱单元的楼梯都要被你踩坏了。你在客厅一过,我都担心你震掉了楼下的吸顶灯。”王业便嘿嘿一笑,然后说:“这不回来天天吃得太好,没收住肚子么,我减肥还不行么,我早上绕花园跑步去。”
李姿坐在椅子上捏着衣角后悔的带着哭腔说:“早知道这样,就不让也减了,胖就胖点呗,都怪我。“大伙又一顿安慰。
那天正好是周末,王业早上起来悄悄做好了早餐,老婆李姿昨天公司库房盘点折腾到很晚才回来,趁着周末犯个懒还没起来。王业闲着无事,想想是要跑跑步,就独自一上出去锻炼了。王业家的小区是一个规模比较大的小 区,公园步道上铺了塑胶,方便居民锻炼。早上晨跑的人还很多,太久没有锻炼,王业的 腿也受了拘束般迈不开步子,只好边捧着颤来颤去的大肚子往前小步紧遛着,比走快点。这让老王忽然觉得自己是胖得太厉害了,必须得好好锻炼下。跑了一段路,腿脚刚放开些,几个看样子经常锻炼的小伙嗖嗖从身边绕着窜过去 ,这也激起老王的斗志,加快了脚步跟人家飙了三十多米的样子就觉得心脏有些受不住,呼吸也愈加急促起来,眼看前面几个风一样的跑远 ,就主动慢下来想着停住缓缓。感觉站也站不稳了,望着两米外的树,一只手按着心脏,另一只手伸出去想去扶住,竟觉得那树越来越远,越来越模乎,脚下一软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张可早上起来跑步,而跑步也似乎成 了她生活的一部分。自从离婚后,她每天跑步,越跑心情越好,似乎从跑步里悟出好多事情来。后来也因为天天跑步,减了肥,而且找了 个健身房教练的工作。把原来的专长也重拾起来。
今天正跑着步,忽然见前面一胖子忽然倒下,手按着心脏不动了。张可有急救的经验,马上帮着过去指挥几个小伙把病人原地放平仰卧,这才看清楚这不是表姐夫王业么,忙搭手摸了摸老王的颈动脉,喊着姐夫,又上去给王业做心脏复苏。这边做着心脏按压,那边已经有人打了120急救电话,还有人在问周围的人有没认识老王的。。。
李姿睡得正酣,梦见自己正一个人理货,仓库的大门忽然咣的开了,阳光照进来晃得人睁不开眼睛,半天才看清是胖胖的老王站在门口朝着自己边挥手边傻乐,似乎大声喊着什么,却只见张着嘴,没听到声音。李姿 就想,这闹哪出儿,要站起来跑出去骂老王。腿却被裹携着被牵绊住,再一挣,忽然醒转过来,发现被子掉在地上了。刚坐起来,嘴里正喊着老王,也没听到回声儿。这时忽然听到手机响,拿过来一看竟然是表妹张可打来的:“姐,我姐夫跑步晕倒了,心脏复跳了,人还没醒。。”李姿穿着拖鞋,在门边抓了件大衣边往外跑边穿,电话问了具体地点,跑下楼去。
李姿跑到小公园的时候,一群人正围成一个圈,张可招着手,耳边听见救护车的呜鸣声由远及近。